现在股票指数: 從最“土”的學問中樹立民族文化自信

——著名民俗學家鐘敬文的學術人生給學界的啟示

2020年06月10日 10:12:27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股票指数期货的功能 www.020579.tw   “跨文化視野下的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教育與傳承暨《鐘敬文全集》出版與鐘敬文學術文化思想座談會”去年在京召開,隆重紀念“中國民俗學之父”鐘敬文先生,同時就《鐘敬文全集》的出版成就進行研討。鐘敬文畢生致力于中國民間文學、民俗學的研究和創作工作,其學術人生為我們留下了寶貴財富?!噸泳次娜罰ǜ叩冉逃靄嬪?018年版,以下簡稱《全集》)的出版,為我們重新審視鐘敬文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和全面的資料庫。通讀《全集》可以看出,用馬克思主義指導,做中國學問,是鐘敬文畢生學術活動最突出的特性,也是鐘敬文民俗學研究的精髓。

  為民族解放復興做學問

  早在20世紀20年代,鐘敬文就大量閱讀了馬克思主義著作,如《共產黨宣言》《共產主義ABC》《社會主義史》《社會組織與社會革命》。此前,他已大量研讀法國社會學派的理論,明白了文學藝術以及信仰等民俗現象的社會性。大革命失敗后,鐘敬文進一步研讀文學藝術以及意識形態方面的馬克思主義著作,如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拉法格的《思想起源論》《財產起源論》、波格達諾夫的《社會意識學大綱》、普列漢諾夫的《沒有地址的信》《藝術與社會生活》,以及梅林、弗里采的美學、藝術學著作等,其中普列漢諾夫的一些著作,鐘敬文反復誦讀,深受滋養。20世紀30年代中后期,鐘敬文發表的《民間文藝學的建設》《民間藝術探索的新展開》首次提出民間文藝學建設的問題,并運用馬克思主義觀點提出民間藝術應為大眾服務。在不斷學習和積累的過程中,鐘敬文的思想從一般的學術研究,逐漸上升到自覺為民族解放、民族復興來做學問。

  鐘敬文注意到,晚清以來不少外國人來華,利用各種機會,搜集中國的民俗資料,回去寫他們的書,有的還進行殖民文化宣傳,而這些外國人卻反過來說中國人缺乏想象力,這對鐘敬文刺激很大。他下決心從文藝創作轉向民俗研究??拐狡詡?,鐘敬文曾挾筆從戎??拐街械納?,使他的馬克思主義社會觀、學術觀和人生觀統一起來,他深切體會到,不管在一般文藝理論上,還是在民俗學理論上,都要與社會和人民保持密切關系,“在腦海中,這是一個最重要的真理標準”。

  腳板始終走在民間的土地上

  用馬克思主義指導,做中國學問,就是要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鐘敬文認為,馬克思主義本身就包含著實證精神。馬克思講,“研究必須充分地占有材料”。鐘敬文也一貫強調實證,要求每一句話都要有根據,“傳統方法是找材料來證明現成的結論,馬克思主義的實證方法則要求,理論結論只能從現實材料中抽引出來”(柳樹滋:《鐘敬文先生與馬克思主義》)。

  在幾十年的治學生涯中,鐘敬文非常注重田野調查,從青年時就扎實地做最基礎的民歌搜集工作,并把民俗學、人類學的研究方法應用于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正因為熟稔中國民間文學,他才能真切地理解中國民間文藝,讀懂聽懂中國廣大勞動人民的心聲,準確地分析概括出民間文學的基本特征,即集體性、口頭性、變異性和傳承性。他主編的《民俗學概論》,開篇即從探討民俗的基本特征和社會功能開始。在《民間文學》(香港版)中,他則列專章討論“民間文學的社會學”,以及民間文學的社會機能、作用、價值。這些論述,都集中體現了鐘敬文直接運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方法的成果。鐘敬文多年從事民俗學研究,結論就是,“深感歷史唯物主義和唯物辯證法,對于研究民俗文化事象至為重要”。

  鐘敬文并不是教條地、僵化地理解馬克思主義,也不是把馬克思主義理論作為靜止的詞句。他說,“馬克思主義是闡釋社會、自然和人生的大學問,它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原理是極其深刻的。我們應該拿它來指導學術的發展,把它當作總體性的指導方法。但對運用馬克思主義的人來說,也不能思想僵化,搞教條化。除了馬克思主義,在各門具體的學科上,還要使用適合各自研究對象的學科理論和具體方法,并注意發揚本民族優良的國學傳統”。鐘敬文把馬克思主義有機地運用于中國民俗學研究的具體實踐中,辯證地、歷史地研究中華傳統文化,這讓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尊重中國傳統文化的特性,不怕土,不避俗

  用馬克思主義指導,做中國學問,就是要對中國人民有深切的人文關懷,為中國的文化學術發展服務;就是要深入地、科學地、腳踏實地地研究中國的社會現實,研究中國的歷史文化。這種研究,必然要有中國學術的形式,尊重中國傳統文化的特性,不怕土,不避俗。非如此,便不能樹立中國的文化自信和學術自信。

  用馬克思主義指導,做中國學問,既意味著從中國看世界,也意味著從世界看中國。具有國際學術宏闊視野的鐘敬文,把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分為三條干流:上層文化,主要是封建地主階級所創造和享用的文化;中層文化,主要是市民文化;還有下層文化,即由廣大農民及其他勞動人民所創造和傳承的文化。

  中下層文化即民俗文化,是民族文化重要的、不可忽視的一部分。但在長期的封建上層文化主導的歷史時期,這部分文化被統治階級忽視,受精英階層歧視,也不在主流的學術研究視野之內。新文化運動興起后,主流學術界才開始把相當的注意力放到以民間文藝為代表的中下層文化上。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鐘敬文從寫舊詩轉而寫新詩,從舊文學轉向新文學,并把主要精力由文學創作轉而投注到對中國民間文藝和民俗學的學術研究中,畢生致力于看起來最“土”的學問,孜孜矻矻,凡八十年。

  鐘敬文的研究證明,我國民俗文化和民間文藝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植根于深厚博大的中華傳統文化沃土,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華文明的重要承載和體現。鐘敬文的學術實踐還昭示我們,做學問必須堅守民族傳統,立足當代現實,把學問落實到中國大地上,這樣的學問才會有生機與活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傳承中華文化,絕不是簡單復古,也不是盲目排外,而是古為今用、洋為中用,辯證取舍、推陳出新,摒棄消極因素,繼承積極思想,‘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出版《鐘敬文全集》,是學術界、出版界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舉措,是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成果。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化什么?如何化?鐘敬文先生用他的學術人生給出了一個生動而有力的答案:就是用馬克思主義指導,做中國學問。

  (執筆人:祝曉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編審)

標簽 - 闡釋社會,學術觀,民俗學理論,民族解放,民族復興
網站編輯 - 張旭
{ganrao}